扫码在手机阅读
手机阅读《代嫁姻缘》
代嫁姻缘

第259章 做给人看

看着那熟悉的摆设,婉宁这才坐下:“大爷想来一早就出去了。”

“是,一早就出去了,但是大奶奶,我们,我们会不会受牵连。”杏儿端上茶,迟疑了半天才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不知道。”婉宁这句话回答的干脆,杏儿不由坐在婉宁面前:“大奶奶,这不知道,那您怎么还带着孩子们搬回京城,这要有个什么?那可怎么办。”

成婚这么多年,张青竹也常常有过在外面过夜的时候,有时候是书院赶不回来,有时候是来了朋友,张青竹就睡在书房。但从没有过哪一夜,像这一夜一样,让婉宁如此焦躁,十分不安,一夜不晓得醒转了多少回。

等巴到天明,婉宁也就爬起来,对梨儿道:“东西都收拾好了,我先带着孩子们进城,你带着人带着东西慢慢进来。”

“大奶奶,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,怎么就这样急?”梨儿惊讶地问着,婉宁笑了笑:“也没有出什么事儿,你就按我的吩咐去做。”

“大奶奶,我本来就是奴婢,被人卖来卖去的。”杏儿说的是实话,张家真要出事,牵连她们,这些下人也不过就是被重新卖了,也许主家不如婉宁这样好,但下人们的命是会保得住的。

但是,如果是婉宁她们,杏儿已经担忧了,婉宁勾唇微笑,伸手捏一下杏儿的脸:“杏儿你这样好,我哪里舍得把你卖掉。”

“大奶奶!”杏儿叫了一声,眼圈就红了:“我说的,并不是玩笑话。”

“你大奶奶我,什么时候说过玩笑话了?”婉宁语气平静,还十分轻松,但杏儿的眼圈还是红红的:“今儿一早大爷就出去了,问他去哪儿,他也没说,大爷这样在外面奔忙,全都怪二爷。”

“这是为了一家子,并不是为了某一个人。”覆巢之下无完卵,张玉竹若真要做了什么牵连全家的事情,张青竹这边肯定也是受牵连的。

杏儿懂这些道理,正因为懂这些道理,杏儿心里就始终有些不服气,当初张玉竹做了这样多的针对张青竹的小动作,可是现在,张青竹还要拖着伤腿为这件事奔忙,实在是,憋气。

婉宁只是喝着茶,什么都没有说,希声已经把宅子看了一遍,跑回厅里:“娘,这宅子太小了。”

“你啊,就嫌弃这宅子小了,这可是京城,哪里给你寻大宅子去?”婉宁把女儿抱在膝上,亲了亲她的脸颊,好笑地说。

希声把脸藏在婉宁肩上,杏儿见婉宁还是和原先一样,晓得自己该把心事放下,但怎能放下呢?这外面,传什么的都有。

张青竹从一所宅子走了出来,面上神色还是那样平静,仿佛从没受过冷遇一样。苏大叔等在外面,见他出来就迎上前:“大爷,您要不先歇一歇。”

“这会儿,还没到歇的时候。”张青竹还是这样平静,苏大叔轻叹一声:“可是,您的腿……”

“还行。”张青竹只说了这两个字,况且,这功夫,也是做给人看的,至于真正要做得功夫,只能私下进行,而且不能告诉苏大叔。

“那,我们还要去二姑爷家吗?”苏大叔见张青竹在外面到处碰壁,担心地询问。

“自然要去。”张青竹也只这样回答,今儿最要紧的就是去秀竹的夫家,把厉害关系说清楚了,然后,让秀竹出嫁。

梨儿应是,但那眉却没有松开,婉宁伸手似乎要抚平她的皱纹:“你都多大了,还皱眉头呢。”

“大奶奶,真得什么事儿都没发生?”梨儿一脸不相信,婉宁又笑了笑:“是,什么事儿都没发生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杏儿连声应是,就把东西往里面送,希声走进宅子,就放开了婉宁牵着的手,在那里跑起来。

奶娘紧紧跟在后面,这进了宅子,就是自己家的人,婉宁并不担心孩子们出事,也就慢慢地走到厅上。

“准备好了,昨儿大爷还来住了一夜。”杏儿说着就对婉宁道:“大奶奶,家里是不是出事了?”

婉宁也想丈夫,但这会儿丈夫必定是为张家的事情奔忙,至于京城中别的消息,婉宁并不想去打听。打听了,也不过陡增烦恼。

“你骗我的时候多了。”梨儿嘀咕了一句,婉宁也就吃过早饭,带着孩子们往京城去,车才刚刚出了庄子,就遇到秦家的人。

前面的苏嬷嬷先说了一句,婉宁也就让人把车停下,秦家的人说的是来探望婉宁,但婉宁一瞧就晓得这是来送信的,于是索性让那婆子坐到车上来。

“大奶奶,到了。”苏嬷嬷的声音响起,婉宁掀起车帘,把希声先递下去,又把儿子递下去,自己这才下车。

“是!”婉宁只回答了这一个字,杏儿的眼睛睁大:“老爷是不是……”

“还没有定夺呢。”婉宁这句话让杏儿的心顿时七上八下,她看着婉宁,不晓得这消息到底是好是坏。

婉宁拍拍杏儿的手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把人接进去。”

婉宁这话回答的也含糊,婆子应是,之后的路程并没有说什么,等车到了京城,婆子这才告退。

婉宁抱着女儿,紧咬住了下唇,希声乖乖地偎依在母亲怀中,大眼睛在那一闪一闪,也不晓得在想什么。

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”这句话杏儿的懂的,但杏儿还是摇头:“可是,孩子们还这样小。”

“是啊,孩子们还这样小,所以呢,我必定会护住他们周全。”说完,婉宁就看了眼杏儿:“也会护住你周全。”

“大奶奶。”杏儿迎了出来,这件事,外面传得纷纷扰扰,杏儿也听到议论了,但杏儿也不敢去问什么,这会儿见婉宁来了,杏儿就觉得有了主心骨。

“你们都把屋子准备好了吧?”婉宁牵着女儿的小手,笑着询问。

“四姑奶奶,亲家老爷这边的事儿,太太已经晓得了,但这是官场上的事儿,太太也不知道的十分清楚,因此就命小的来给您送信,还想问问,可有什么能帮忙的。”婆子这话说得含糊,婉宁已经笑着道:“我们要回京长住,若真要帮忙,我自会来寻你们。”
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